Fax

传真:0318-2198808

Add

地址: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冯村

Tel

电话:13903188723  13801286385

E-mail

Copyright 衡水斯坦罗乐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冀ICP备1801560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石家庄

News Show

新闻详情

单簧管是一件拥有灵魂的乐器

【摘要】:

单簧管是一件拥有灵魂的乐器

用户 1915287815 2019-06-11 10:52

浙音”举办的国际单簧管艺术周自2017年首次亮相后,现已在国际上产生了一定影响,截止本届,已经有中国、德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捷克、波兰、葡萄牙、美国、阿根廷、日本等十余个国家的40多位 单簧管 演奏家和教育家参加。

 

2019年5月29日至6月1日,浙江音乐学院第三届国际单簧管艺术周在美丽的杭州举办。与前两届一样,此次活动仍然得到了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的协助,由此看来,两家联袂举办,已经成为了这个国际单簧管艺术周的惯有模式。

 

浙江音乐学院(以下简称“浙音”)地处依山傍水的西湖之畔,这里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有着令人流连忘返的艺术氛围。学院管弦系建制完整,尤其是单簧管专业,更是人才济济,出类拔萃,系主任董德君教授,就是一位具有国际影响的优秀单簧管 演奏家

 

“浙音”举办的国际单簧管艺术周自2017年首次亮相后,现已在国际上产生了一定影响,截止本届,已经有中国、德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捷克、波兰、葡萄牙、美国、阿根廷、日本等十余个国家的40多位单簧管演奏家和教育家参加。

 

在举办过的三届艺术周中,总共有30余场高水平的音乐会(独奏、重奏)与观众见面。除此之外,艺术周还组织了高峰论坛、学术研讨会和各类专业大师班,让上千名来自各地的单簧管学子们从中受益。

 

今年的第三届艺术周,不仅延续了以往两届所取得的经验与成就,还在事业上进行了扩展,“中国青年单簧管艺术家联盟”就是在本届艺术周上成立的,这个新机构将成为一个团结、培养青年单簧管演奏人才的良好基地。

 

我与“浙音”董德君教授是老朋友,去年他就邀请我参加了第二届国际单簧管艺术周,今年第三届艺术周开始后,我再次接到董教授的邀请,于是我急急赶到“浙音”,迅速融入到了这个快乐的集体之中。

 

我明白,董教授(主任)的目的是希望我尽量关注单簧管事业,对这个现已产生一定国际影响的艺术周倾注更多的精力。

因为单簧管事业目前已在我国得到了蓬勃发展,年青一代单簧管演奏家的水平已经接近世界水平,而作为一项业已取得辉煌成就的事业,它理应被国内更多的人们所关注和了解。我想,这也正是董德君教授希望我能够做出的贡献。

 

在本届艺术周中,我连续观看了两天的音乐会(共六场),还参加了“2019全国单簧管教学研讨会”,可谓大开眼界,收获满满。

艺术周中的六场音乐会分别是“单簧管独奏、重奏音乐会”、“意大利单簧管 室内乐 音乐会”、“西班牙单簧管演奏家埃斯特班·瓦尔维德独奏音乐会”、“董德君和他的朋友们——室内乐音乐会”、“德国单簧管演奏家尼古拉·费弗独奏音乐会”、“全国青年单簧管艺术家音乐会”。

 

坦率地讲,当下单簧管艺术的发展非常令我吃惊,这件 乐器 在演奏方面的技术理念早已超越了我的想象。

可以这样说,如今世界单簧管艺术的变化是革命性的,在很多层面上已经达到了相对完美的高度。

 

纵观我所听到的六场音乐会,有很多演奏家的演奏令我震撼,例如西班牙单簧管演奏家埃斯特班·瓦尔维德的音乐会,这位维哥高等音乐学院院长兼单簧管教授的演奏自有一种神韵,能够将人们的心扉全部吸引。

演奏中,他对音色的驾驭令人神往,对技巧的把控得心应手。当天他演奏了威伯《单簧管变奏曲》op.33,普朗克《单簧管 奏鸣曲 》op.167,曼加尼《威尔第安那》,科瓦奇《致敬费德曼》,所有作品都是一气呵成,总体上十分完整。

 

我对瓦尔维德的演奏印象很深,特别是那首《威尔第安那》,其音乐效果非常“勾魂”。

这首作品是威尔第歌剧音乐的主题变奏曲,其中包含了《阿依达》、《茶花女》、《弄臣》、《路易斯·米勒》、《命运之力》、《西西里的晚祷》等歌剧中的片段。

瓦尔维德在演奏中巧妙地运用了单簧管的歌唱性,他根据不同歌剧唱段的不同内容变换音色,将抒情性与叙述性的特征融为一体,既表现出威尔第音乐的个性,又发挥了单簧管的声音优势,实为精巧而又奇妙的演奏。

 

“董德君和他的朋友们——室内乐音乐会”也是一场令人感兴趣的音乐会,这是一场单簧管三重奏音乐会,曲目为:布鲁赫《为单簧管、大提琴和钢琴而作的八首小品》op.83,贝多芬《降B 大调 单簧管三重奏》op.11。

 

董德君是一位很有造诣的单簧管演奏家,他的演奏不仅技术出色,艺术规格也很高。当晚他与德国大提琴家亚历山大·苏莱曼,俄裔美籍钢琴家米沙·纳米诺夫斯基进行了很好的合作,以默契的感觉为观众演奏了以上两首单簧管经典作品。

 

董德君不仅独奏技术老到,合奏经验也十分丰富。他在与两位合作者共同演奏时,总是能够将自己的声部(单簧管)处理的游刃有余,并尽量与其他两个声部融为一体。

贝多芬的《降B大调单簧管三重奏》,前几日意大利单簧管演奏家玛提奥·塔塔利亚、韩国钢琴家YoonhaYi、中国钢琴家仇潇潇也演奏过,但两相比较,董德君组合的演奏明显更胜一筹,究其原因,我认为除技术因素外,合奏意识上的优势更为显著。而从这两首重奏作品的演奏中可以看出,董德君作为一位资深演奏家,他的修养,他的经验,都是年轻人所无法比拟的。

 

余下的几场音乐会,我最欣赏德国单簧管演奏家尼古拉·费弗的独奏会。那天他演奏了舒曼《三首幻想曲》op.73,勃拉姆斯《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奏鸣曲》op.120,普朗克《单簧管奏鸣曲》op.184。

 

费弗的演奏是浪漫式的,他音色变化多,音乐风格全面。舒曼的《三首幻想曲》他演奏得很顺畅,音乐中有着淡淡的诗意和隐喻的温馨。

勃拉姆斯的《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奏鸣曲》他演奏得十分抒情,整个音乐流动自如,然却极有节制和分寸,没有“滥情”的现象出现。

 

勃拉姆斯这首奏鸣曲我很熟悉,因为我曾经演奏过它的中提琴版,故深知它的音乐是需要细腻和冷静才能够尽情表达的。

当晚费弗的演奏给我带来了很大启发,他在“控制”与“适度”方面做得非常出色,音乐处理得极有品味,显示出了高雅内在,自然含蓄的风格。

 

普朗克《单簧管奏鸣曲》是单簧管文献中的重要作品,它创作于1962年,是普朗克的晚期作品。这首奏鸣曲虽然有着新浪漫主义的特点,但在创作上却融汇了许多20世纪的新技术,风格上也有着“忧郁的绚烂”和“另类的华丽”特点。

 

我一直深爱这首作品,觉得它不仅在技术运用上十分“单簧管化”,且在音乐上充满着现代式的活力,整部作品就像一幅活生生的,极富色彩感的画面,具有着令人炫目的魅力。

 

费弗当晚演奏的这首奏鸣曲非常精彩(个人感觉比西班牙演奏家瓦尔维德的演奏还要好),他的技巧炉火纯青,三个乐章吹得一气呵成,最后时刻达到了翩跹飞舞的境界,其精彩的表现令人赞叹……

 

另外几场音乐会也颇具亮点,在30号举行的“单簧管独奏、重奏音乐会”上,我国著名单簧管演奏家范磊出场,他演奏了威伯的《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协奏曲》op.74第一乐章。

范磊从声音到技术都几乎无懈可击,演奏风格既大气又沉稳。威伯的协奏曲有难度,更有特色,其浪漫的音乐个性十分突出。范磊当晚的演奏可以说给年青一代单簧管演奏家做了一次示范,其意义非常特殊。

 

艺术周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是“全国青年单簧管艺术家音乐会”。

在这场音乐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余位青年演奏家分别登台亮相,他们都是前来参加艺术周的各院校青年教师与学生。

 

在音乐会上,这些年轻人为现场观众进行了热情的演奏,其形式包括独奏、二重奏、四重奏、合奏等多种,作品既有世界经典,又有中国乐曲及民歌,还有外国作曲家谱写的中国风格作品,听起来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好似一场中外单簧管作品的现场展示会。

 

在这场音乐会中,有几位年轻演奏家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他们的演奏在技术与音乐上均可圈可点。

 

单小明是一位富有灵气的演奏家,他是董德君教授的学生,后赴日本东京艺术大学深造,2015年毕业回国,现为浙江音乐学院单簧管教师。单小明当晚演奏了意大利作曲家曼加尼的《来自中国的色彩》,这是作曲家题现给董德君教授的作品,它具有浓郁的中国音乐风格。

单小明当晚的演奏流畅自然,音色通透圆润,乐句起伏委婉。

曼加尼的作品有着中国特色的五声音阶体系,乐曲歌唱性强,情感韵味深,充满着幻想和颂扬的内涵。单小明的演奏很巧妙,他将声音控制得松弛平缓,且将气息掌握得匀称自如,从而使音乐显现出了温馨的情调。

来自星海音乐学院的李媛媛是一位女演奏家,师从著名单簧管教授席伟泷。当晚她演奏了尚尚作曲的《晨歌》,给人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我个人感觉,李媛媛的演奏音色纯正,技巧娴熟,基本功扎实。再有,她音乐感觉好,演奏气质很质朴,是一个具有实力和潜能的年轻演奏家。

 

来自山东艺术学院的邢伯南是著名单簧管演奏家范磊的学生,当晚他演奏的科瓦奇《致敬费德曼》很有味道。

这个青年人也是一个比较全面的演奏家,演奏的气质相对沉稳。

 

另外,中央音乐学院的王弢教授参加了两组重奏(二重奏、四重奏),他的出场为音乐会增添了欢快与活跃的气氛。

这两组重奏的效果都不错,尤其是王弢与邹元鹏合作的二重奏,其效果相当火爆(曲目为“弗瑞德曼风格音乐会小品”第一号),第三乐章中的“急板”,他们演奏得非常“抢眼”,其精彩表现赢得了现场观众的热烈欢迎。

 

本场音乐会中还有很多重奏组合,这些组合特点各异,水平参差不齐。

相比而言,沈阳音乐学院大连分院的于鹏和新疆艺术学院王云磊的组合稍显突出,他们演奏的克拉玛《单簧管二重协奏曲》十分精彩。演奏中,二人的合作很有默契感,音乐中的和声感觉及音色调配都做得恰到好处。

 

本届单簧管艺术周,除了十余场音乐会和各类大师班外,于5月31日上午举行的“2019全国单簧管教学研讨会”格外有意义。在这个研讨会上,我国单簧管界老少三代同仁聚集一堂,共同为这项事业进行了认真的研讨。

会议上,大家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这些意见都很有针对性,可以说是专业上的至理名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单簧管事业的老一批艺术家陶纯孝、向振龙、席伟泷等人都亲临了现场,他们在会上分别发表了有意义的讲话,而以董德君、范磊为代表的中年演奏家及教育家们,也在会议上各抒己见,献计献策,真正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我这次有幸参加了“2019全国单簧管教学研讨会”,在会上,我针对自己所了解的全国单簧管现状发表了意见。

首先我认为,目前中国单簧管事业已经赢来了“井喷”时代,其进步速度有目共睹。由于近年来,年青一代教师广泛接受了世界先进的演奏及教学理念,故而极大地促进了单簧管演奏技术和教学水平的提高。

 

凭心而论,现在我国单簧管独奏水平已然有了很高的水平,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某些领域,特别是重奏与合奏方面,我们与世界先进水平仍然存在着较大差距。

例如在本届艺术周上的几场音乐会中,中国组合的重奏节目并不稀少,但演奏水平却明显低于外国组合,这是一个现实问题,一个值得重视、值得研究和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因此我认为,今后我们的单簧管演奏和教学,一定要继续开阔眼界,在具体方法和措施上大胆借鉴其他姊妹艺术的经验。要从理论(包括生理、心理)和实践两方面同时入手,加大研究力度和实践训练,继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尽快使现状得到转变。

 

单簧管是一件神奇的乐器,通过参加“浙音”国际单簧管艺术周,我更加喜爱上了这件乐器。

近来从与它的不断亲近中,我发现这是一件拥有灵魂的乐器。

它有个性、有活力、更有丰富的情感。而在与人类的长期接触中,它又极大地融入了人性的特征,继而蜕变成了一件善于表达人类感情的“利器”。

 

现在,我终于明白几百年前,伟大的莫扎特为什么非要屈尊于施塔德勒这位人品并不太高尚的单簧管演奏家了,因为他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施塔德勒的技术贡献,使这件被人们忽视的乐器发放出金色的光芒。

 

如今,神奇的单簧管已经开始在神奇的东方展现辉煌,那是因为几代中国单簧管人为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现在中国的单簧管家族十分兴旺,国际国内的各种交流活动异常繁多,这样的一片大好局面,无疑为中国单簧管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平台。而在这个平台之中,“浙音”国际单簧管艺术周应该是一个主角,因为经过三届成功举办的历练,这个艺术周已经成为了此项事业当之无愧的排头兵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